5-2-山竹(無)熱身

山頂

山竹孭住玉兔,從秘道緩緩爬山出,迎上一陣強猛疾風,只感到無比舒泰:「正呀!行走郊外,呼吸新鮮空氣,飽覽全島景色,實在太美妙啦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笑聲和疾風合奏,奏出氣勢滂沱的樂章,一場風雲的前奏。

韋森特亦隨後爬出,一邊細閱手上地圖,一邊說:「連這種秘道也有記載……突駒正虎那班入侵者,顯然比我們更熟悉這裡啊!」

「哈哈哈哈!這當然了!這個島本來就是從他們手上搶來的!只是很奇怪,多年來他們都不敢來犯,為何現在才如此斗膽了?」

「嗯……不知道,也許抓個人來問問吧。」

「這主意不錯……嗯,立即就有客到了。」

兩人抬頭一望,只見已被六名西裝友包圍。他們個個一身橫練肌肉,肯定都是高手。無錯,他們是市建部旗下,和之前的六喜一樣,都是負責深水埗業務的:

「海壇街—-傲凱!」

「保安道—-豐盛!」

「福榮街—-海峯!」

「順寧道—-尚都!」

「荔枝角道—-豐滙!」

「海壇街—-愛海!」

六名高手同屬一區,交叉走位,你張手,我踢腿,瞬即擺好漂亮陣式,齊聲大叫:

「我們是市建部—-深水埗房奴戰士!看招!」

叫罷,便又六處分散,再實行全方位進攻。其之縱橫交錯,虛虛實實,令人難以捉摸。任你何等高手,一見陣形之細密,都幾難唔淆底。但山竹卻是淡定如水,而且興奮不已:「嘿,來得正好啊!來!給我熱熱身吧!」立即擺架式迎戰。韋森特則提議道:「山竹大人,不如先放下玉兔,不是更方便郁動嗎?」

「哈哈哈!她孭在我身上,是最安全的吧?」

「說的也是。反正那班傢伙,大人你單手就搞得掂。」

「你還真多說話……快上吧!」

「遵命!」

兩個颱風派談笑風生,令六房奴氣得七孔生煙:「豈有此理!竟敢當我們無到?」其中傲凱、豐盛一馬當先,將功力推至最高峰,絕招猛然出擊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成按揭 四按拳』X2!」

又是頂級按揭,果真十成按揭大平賣。但韋森特依然淡定,只報以一個咧笑:「嘿,深水埗也要『十成按揭』,現在到底什麼市道了?」同時聚起頂級功力,以絕招硬碰硬:

「『十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不愧為颱風派第三把交椅,韋森特一個上勾拳,瞬間捲起強烈風暴,不單將攻勢化解無形,更將兩人拋到幾十呎半空,到跌落地面時,已是兩分鐘後,當然就成件散晒,瓜柴了。

市建部戰士—-傲凱、豐盛,下台。

一招冧兩件,剩下四房奴當堂陣腳大亂:「怎……怎可能?練盡頂尖的『十成按揭』,竟然連一招也接不住?」只是遠渡而來,總不能就此罷休。四喜互打眼色,便決定放手一搏:「我就不信,你可以破我們這一招!」齊齊出手,卻是互打互毆,打到對方瘋狂吐血,然後就地打坐。未幾,四喜皮膚急速發黑,散發出濃濃紫氣,很明顯便是……

「這是……負資產戰士!大鑊!」

眾所X知,負資產戰士能量為負值,你越打他,他的負能量便越大,只會令他更難應付。韋森特當然知道這一點,是以一個飛身上前,務求盡早殺之。只是山竹卻一手攔住:「等等,由得他們吧。」

「什麼?負資產戰士遇強越強,大人你應該知道吧?若不趁早……」

「哈哈!若連這些負資產都搞唔掂,我們又如何能反攻香港,打敗我們的宿敵了?」

韋森特雖然擔憂,但見山竹信心十足,也不便加鹽加醋,一於企定定睇好戲。

四房奴苦練『十成按揭』,成效有彰。今日卻一再被輕視,簡直佛都有火:「豈有此理!竟敢小看我們!兄弟,唔理佢山竹還是牛肉,總之拚盡,用那一招吧!」同時將功力推至高峰,身上紫氣暴發,竟形成陣陣濃霧,自四面直湧山竹。山竹未及反應:「……這是!」已經淹沒於霧中。

韋森特在旁看著,不禁為之一愕:「這是…..用負資產的霉氣攻擊,盡量減低對手戰力嗎?」四房奴中的海峯高聲笑道:「哈哈哈哈!任你何等高手,只要接觸到我們的霉氣,戰鬥力都會大幅下降,甚至和我們一樣,成為負資產戰士呀哈哈哈哈哈!」四人齊聲大笑,聲響震天。

韋森特見狀,竟然也笑埋一份: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.」笑了近分半鐘,尚都才發覺不妥:「喂等等,你又在笑什麼?怎麼跟著我們笑?你痴咗總掣了嗎?」

「哈哈哈!痴總掣的是你們吧?你們以為憑這點霉氣,就能對付山竹大人嗎?」

「什…..什麼?」

海峯、尚都怪叫間,一陣猛風迎面吹來,竟吹得他們仆晒街:「嗚呀!這陣風…..」那邊豐匯、愛海紥衡馬,一樣吹得人仰馬翻:「嗚呀~~~~好猛風!是那傢伙?」幸得他們功力蓋世,運盡勁力一沉,才總算穩住身形。

再抬頭看,只見山竹從霉氣中現身,渾身是風,伴著肌肉啪啪作響,一下就將霉氣吹散。他昂然踏步上前,揚手叫囂道:「怎樣?可以開始了嗎?」其之呼吸有如疾風,眼神之如猛虎,嚇到四房奴腳軟失禁—-未開戰已如此狼狽,又如何再打下去?個個失聲怪叫:「嘩!……救……救我呀!」急急掉頭就走。

韋森特見山竹未有追擊,便開玩笑道:「喂喂大人你閉關多時,原來已到達最高境界—-『不戰而屈人之兵』啊!」山竹笑著回應:「哈哈哈!還差一點啊!不過如此一來,我就無法熱身了!」

「嗯……的確,大人你不出手,還有人爭著做啊!」

「無錯!」

四房奴氣喘吁吁,以為執返條命。豈料未跑夠十米,又迎來一度疾風—-另一人已高速飛至,絕招火速送上:

「『十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四喜真係唔夠運,剛被戰神放生,又遇著高手突襲。未及大驚,已被強颱風轟到九丈遠,然後不知所終。

海峯、尚都、豐滙、愛海,還未被山竹熱身,便已全數下台。

那突然出現的高手,一頭白髮,高大又英俊,原來就是:

「天鴿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