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36-群軀亂舞

財爺轉移目標,以『派糖』突襲。Steve硬食散彈糖果,勢必仆街陷家鏟。但帕卡剛才走得太前,現在終於回防,谷盡十成功力,使出最強絕招:

「『颱風神功 八號風球力量 風速一百三十五公里 強颱風拳』!」

以『八號風球』的層次來說,這拳威力可謂超晒班,風速超過百三公里,不單吹到全場劇震,更連培殖缸也吹散,玻璃軀體散落一地。但財爺笑淫淫道:「哈哈哈哈!好強勁的力量!但始終是一鋪蠻力,打不中也是無用!」同時已消失無蹤。任你氣憤難當,也始終無沾半條毛。

「可惡!這傢伙閃閃縮縮,真煩人!帕卡不忿叫道。但見Steve重傷倒地,也得先放下仇怨,先照顧隊友要緊:「喂Steve!你沒事吧?」出奇地,Steve一身血跡,竟然能苦苦撐起,回應:「謝謝你!幸好你及時出招,卸走糖果大半勁力,否則我命必休矣!」看來他所傷不輕,但離死還差得遠。

調息一輪後,Steve再道:「聽我講,走吧!這個形勢,我們鬥不過他們的!」帕卡見識過財爺厲害,再看Steve傷勢不輕,便覺其所言甚是:「嗯……好吧,我來扶你!」如此兩人便小心翼翼,徐徐步離培殖室。但事情又怎會如此順利?將近轉角,財爺突然從角落殺出,攔路道:「想走?休想…..咦?人呢?」一手揮劍一手派糖,卻不見半條人影,再感到身後寒氣陣陣,才曉得自己中伏了:「糟!」

「還不逮到你了?」帕卡不知不覺中,已竄到財爺身後,右拳貫足十成功力,使出必殺絕招:

「『颱風神功 八號風球力量 風速一百三十五公里 強颱風拳』!」

開戰以來,帕卡從未命中得分,現在終於一鋪返本,上勾拳結實轟中財爺背門,一氣將其剷上天花板。但財爺一手抓住燈罩,然後腳一踏,在天花板打開空間破口,之後整個人塞進去,瞬即便消失不見。

帕卡抬頭看着,不禁驚訝萬分:「啊!財爺那傢伙……原來能穿越空間!怪不得之前被潛到身後,我都懵然不覺!」Steve亦疑惑問道:「咦?是嗎?但你剛才看穿財爺攻勢,又是如何做到的?」

「是風啊。」

「風?這裡有風嗎?」

Steve疑惑之際,突然怪風一吹,總算令他明白大概:「是你剛才第一拳,製造了風嗎?」帕卡點頭稱是,再回應:「趁餘風未了,我們走吧!」

「咦?明明大好機會,為何不乘機追擊?」

「就如你所說一樣,君子報仇,十年未晚!」

若要追擊,此刻正是大好機會。但帕卡回身一轉,卻是扶起Steve,和他一起撤離。之不過財爺攤抖過後,立即又回復狀態,一邊追趕,一邊怪叫:「想走?你問過我財爺沒有?」眼見快將追至,忽地左右有異物殺出,恰好攔住其去路。定神一看,原來是兩件軀體塌下,便怒叫道:「阻頭阻勢,死開!」正要出招開路,兩件軀體竟然緩緩站起,更出手擋住財爺勁招!

「什……什麼?林公公的軀體……竟然自己動起來?」財爺自己行動飄忽,已經好像鬼一樣,但見軀體雙目無神,全身腐爛,有如喪屍猛地咆哮,可謂慘過見鬼:「嘩!喪屍呀~~~~~~」

「搞什麼鬼?軀體竟然會動,還在打自己人?」帕卡疑惑問道。Steve回應道:「怎知道?這裡彷彿猛鬼街,還是快走為妙!」但猛鬼何其多,時運低者又豈止財爺一個?兩人正跑入轉角,又有兩件軀體撲出:「吼!~~~~~~」嚇得兩人膽顫心驚;

「嘩!又來兩件呀!怎麼辦呀?」

那邊廂,Amos和插水王正被唐狗追趕。千鈞一髮之際,左右兩件軀體破缸倒地,恰好與唐狗撞個正着,三件炒埋一碟。插水王見機不可失,便對Amos叫道:「趁現在,走吧!」只可惜軀體何其多,一次避得開,第二次便避不了。走不了幾步,前面又有兩件破缸而出。插水王怪叫一聲:「Fxxk!你老味!」本能以絕招迎擊。

同一時間,Amos亦雙棍狂舞,使出看家本領:

「『學警出更 第三集 轟天炮拳』!」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蝗災』!」

兩件軀體似乎也食過夜粥,雙眼閃出火紅亮光,一邊出招迎架:

『基本法 第廿六式 選舉拳』!

『基本法 第廿六式 被選拳』!

遞補軀體看似強橫,出招有板有眼,但力度卻出奇地弱,一拚即便崩潰,雙雙轟到九丈遠,撻沙魚般撻落地後,這個已甩手,那個又已甩腳,化學到極。但見肢體極速溶解,原來是肉毒桿菌作怪。能夠挨到現在,已算軀體畢生修到。

擊退兩件,又有兩件爬起身,躍起使出絕招:

『基本法 第三十二式 信仰自由』!

『基本法 第三十三式 職業自由』!

兩隻軀體來勢洶洶,但目標竟然是……唐狗!

「Totally Rubbish!」區區兩件軀體,自然難不到唐狗,一招『車毁人亡』便能打發。但軀體倒戈相向,仍令他為之一慄:「遞補軀體……竟然攻擊我?那是什麼回事?」

莫說唐狗,連他的主人亦是大驚。只見突駒之矢待在電腦前,看着螢光幕狂跳,程式文字高速捲動,便總算知道個大概:「這是…..林公公的軀體……啟動了AI……人工智能模式?頂你!連自己人都打,這算什麼鬼AI?可惡!林公公你這件垃圾!攻打颱風島不成,留下這堆蘇州屎,也要給我麻煩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