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44-大埔公路戰#3

譽港灣借助手下傳功,功力提升至『九成九按揭』,再運用掟嘢招數,爆玻璃,碎人頭,統統都易如反掌。

在超武鬥組年代,這點小工夫人人皆曉:Nick能用回力鏢『掟蕉』,癲狗更是老行尊;早前交手的財爺,也有『派糖』的絕招。但由於其多耗功力,又耗物資,除非你有大把貨在手,否則還是少用為妙。

當然,你自己唔夠貨,還可以借貨沽空,實行一嘢玩大佢。譽港灣自恃手下多,架生多,要什麼就有什麼。剛才稍試兩招,果然威力非凡,便禁不住仰天大笑:「哈哈哈哈哈哈!爽呀!爽呀!司機,再駛近點,這次我要來真了!」司機一聲領命:「是!」憑其過人車技,一個左軚急扭,從左路駛近帕卡座駕,雙方只隔着一條行車線。

其之車技了得,連帕卡也嚇了一跳:「好車手!」同時間,譽港灣繼續大笑:「哈哈哈哈哈!這個距離,看你如何打得到我?」隨手執起士巴拿,貫盡內力,起手直掟後座的Steve。Steve暗叫大驚:「嘩!今次出士巴拿?」本能舉結他當盾。士巴拿擊中結他,再彈上車頂邊皮,「砰!砰!」兩聲爆響,最終彈到九丈之遠,無功而還。

「可惡!竟然被救出!今次一定入龍門!」譽港灣不忿大叫,再掟出四支螺絲批,實行四鬼拍門,務求以量取勝。可是世事弄人,眼看四支螺絲批將要命中,一架紅色法拉利高速駛至,穿過兩車中間,剛好遮住了視線。法拉利果真車中之霸,瞬間已颷到老遠。

譽港灣大叫不爽:「X你老母,點X樣揸車架?」但定神一看,只見帕卡車已失控,白鴿轉上防撞欄,然後炒到對面線,落地後「轟呀!」一聲爆炸,便大喜高呼:「好呀!幹掉他們了!」手下亦隨即附和,一起歡呼拍掌。

車毁,人必亡—-若是尋常年代,這判斷正常不過。但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,一日未見屍骸,也不能妄斷生死。在武俠小說中,墮崖者多半不死,而且必有奇遇,也是一樣道理。

譽港灣活在亂世,思維卻停留在和平年代,自然要接受教訓。他正以為已經殺敵,和手下狂歡之際,卻見頭頂飛來一條人影:

「看招!『颱風神功 八號風球力量』!」

運用『颱風神功』者,自然又是帕卡了。他手執低音結他,躍起從半空劈落,尤如大斧轟頂。天窗被雷霆一劈,立時「啪裂!」聲爆碎,更將七人車一分為二,每邊坐三個半人。司機連車頭撼爆防撞欄,立時爆炸起火。譽港灣和手下在車尾,個個嚇得不知所措:「怎……怎麼會……」

帕卡咧笑一聲,回應:「終於逮到你了!想用遠攻屈我機?無咁易!」他趁一個機會,成功殺埋譽港灣身邊,準備反守為攻。但譽港灣死不服氣,一邊暗叫:「嘿,勝負已分了嗎?我看未必!」雙手擸盡士巴拿、尿袋、散銀、求生刀,想要學財爺一氣掟出,只可惜慢了半步,帕卡結他一揮,已將他和手下炒晒上天:

「看招!『颱風神功 八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三個手下才剛傳功,身體本已極虛。再挨帕卡強橫一擊,未及慘叫:「嗚……」已經粉身碎骨。但譽港灣借得『九成九按揭』,頂得住,還能在半空穩住身形,大笑道:「哈哈哈哈哈!難得有機會埋我身,但你太小看我了!這種所謂絕招,你以為打得死我嗎?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嘻,難道你不知道,這只是我絕招的前奏嗎?」帕卡仰天咧笑道。

「哈哈哈哈哈!你想用那什麼摔角絕招嗎?哈哈哈!在你埋我身之前,就已被我掟死了啦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譽港灣笑罷,同時已亮出兩手架生:士巴拿、尿袋、散銀,還有求生刀。剛才掟不出的東西,現在剛好合用!

「嘿,傻仔!」

帕卡咧嘴一聲笑,已經一躍而起,直颷還在半空的譽港灣。但譽港灣亦早有準備,兩手一拋,將手上物資盡數掟出。物資雖尋常不過,但貫注『九成九按揭』內力,便猶如散彈鎗亂射,若被擊中,基本上是死X硬。只是…..

「咦?人呢?……糟!」

睜大眼看,竟然不見敵人,散彈射擊亦全數落空。錯愕間,原來帕卡已繞到身後,四肢緊纏住他說:「哈哈!如你所願,真正的絕招要出爐了!」

「怎可能……我身負『九成九按揭』……竟然都快不過你……」譽港灣訝異道。

「力量大增的人,可不止你一個啊!」帕卡竊笑回應。

「什麼?」

「你聽不到『死亡結他Solo』嗎?」

「?」

講多無謂,帕卡雙臂舉起,已將譽港灣成件倒吊,然後運起最高功力,使出絕招:

「八號風球力量 風速一百五十公里 颱風打樁機』!」

又出現了!進化的摔角絕招,加強的旋風氣勁,便將譽港灣緊緊鎖死。即使擁有『九成九按揭』,也完全無法掙脫,只得被監生樁落地面,鮮血爆射一地,然後门身散晒。

「無……無可能!點解……點解你會咁勁的?」

迷糊中,只見有架紅色跑車,在其腳前停下。有一人從車裡走出,一邊彈奏身上的結他。結他聲刺耳至極,猶如五雷轟頂,又如死神持鐮刀飄近,然後一刀割其頭。

但也許是迴光返照,譽港灣全身骨折,五臟溢出,竟還能多多說話:「原來是你……我太……太大意了……但是……憑你們幾個……是無可能贏到我們……」帕卡看着,亦不禁為之一愕:「什麼?你們幾個已死的死,傷的傷,還有機會贏嗎?」

「騎騎騎騎……你以為打敗我們……就會完結了嗎?真正的強者……當日進攻新蒲崗……傳說中的戰士……正在火炭……哈……哈哈哈……」譽港灣拚力講出遺言,可惜未能說畢,便已不勝負荷,全身爆破而亡。

地產界戰士 新蒲崗五虎 譽港灣 下台。

這時,從跑車走出的結他手—-Steve上前拍手叫賀:「帕卡兄,你又再強了不少啊!再這樣下去,你快要超越你上司了啦!」帕卡咧笑回應:「都靠你的結他演奏,太振奮人心了!」

原來剛才法拉利駛過時,Steve晨早已跳車,避開致命一劫。之後趁對手不為意,回來再彈出『死亡結他Solo』。以招聲音刺耳至極,輕則擾人心神,重則奪人性命。譽港灣雖有『九成九按揭』,狀態亦難免大減。但這邊廂,帕卡乃搖滾發燒友,沐浴於結他聲中,都不知幾享受,戰鬥力不減反增。此消彼長下,譽港灣想追上帕卡速度?下世啦。

大敵既除,兩人便坐上upgrade的紅色跑車,繼續在公路奔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