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47-馬場直擊#2

插水王被房奴圍攻,正要豁出去之際,Amos卻及時救駕。二人合作之下,一人K.O.一件,勢頭不俗。

有及時雨增援,插水王當堂大喜:「喂蛇王周,你過來幫我,你那邊搞掂了嗎?」但Amos卻搖頭回應:「不,當然未!」

「啊?是嗎?」

插水王掃視四周,只見這邊剩下三個房奴,雖然人數減 in半,但鬥志絲毫未減;那邊本應追擊Amos的三個房奴,也徐徐向這邊逼近。他們雖是小卒,居然也借得『九成按揭』,堪稱為大卒矣。然而他們功力雖高,亦未至於無法應付。就像剛才一樣,只要同伴互助互愛,走位得當,便可以瞬間冧兩件,削弱對手戰力。

但最大的問題,是兩邊房奴身後,都有一位騎師撐場:駿景和銀禧。當中駿景稍露兩手,已叫插水王極之狼狽。他們的真正實力,此刻還是個未知數。而根據新蒲崗四虎的情報,他們應該就是傳說級高手,火炭三龍中的其中兩個。若是這樣,應該還有……

「上呀兄弟!殺掉他們!為手足報仇!」

但現在已無時間思索。駿景銀禧兩聲令下,剩下六名房奴已瞬即出手,將敵人圍困其中。但插水王和Amos皆一等高手,又豈會輕易被困?二人互打眼色:「去吧!」同時使出絕招:

Amos: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洪水滅世』!」

插水王:「『學警出更 第三集 反黑先鋒拳』!」

二人曾多番合作,總算有一點默契。未曾開口,已知道對方心意:先用絕招開路,然後乖隙逃入馬場。而這一着亦算順利,兩房奴未曾出手,已經齊齊中招,慘叫一聲:「呀!」吐血飛退倒地,乖乖讓出生路矣。二人再打眼色:「走!」同時拔足飛奔,循通道逃出投注大堂。

穿過通道,兩人便身處馬場的核心—-馬場跑道。跑道全闊30.5米,周長約1900米,近看起來格外宏偉。只是場地廣大,要應付快速騎兵,形勢會十分輸蝕。所以他們的戰略,是引誘敵方入賽道,乘機退回投注大堂,然後逃之夭夭。

於是他們便跳上看台,從高處窺看狀況。但見六房奴衝入賽場,戰戰競競四處搜索,都找不着什麼;駿景和銀禧隨後衝入,騎馬在賽場跑圈,跑夠三個千八米,照樣找不着什麼:「奇怪,他們到底去了哪裡?」

插水王在看台窺看,只覺甚是好笑:「嘻嘻,傻仔來的,我們就在看台上,他們竟然毫不察覺!」Amos則掩其口說:「別這樣笑他們吧!我們還是趁機會,快點離開這裡吧!」

「這當然了,走吧!」

兩人趁群奴走遠,於是便準備鬆人。但正欲起步,身後卻有人聲笑道:「喂!走?你們想去哪裡了?」同時重拳猛轟而至。兩人暗叫不妙:「糟!被發現了!」本能地側身一閃,避得到強橫一擊,卻避不開凜凜拳風,連同碎石彈開三呎。來人大吼一聲:「好傢伙,竟然避得開?這一招又如何呀?」再來雙拳出擊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成按揭 一按拳』X2!」

兩人剛被轟飛,身形未穩之下,只得運盡勁死頂。只是來招實在太勁,兩人吐血怪叫:「嗚!好強的拳!」雙雙被轟飛十餘呎,從看台跌落地面。

幸虧他們功力深,跌不死之餘,還可以運功調息。再加上雙蛇『醫治的大能』,傷勢很快就痊愈。但剛才那人從看台躍下,竊笑道:「你們就是……新蒲崗工廈的殘黨嗎?」看其氣勢不凡,而且正磨拳擦掌,明顯不會讓他們輕易逃去。其時,駿景、銀禧和六房奴跑完幾圈,亦都陸續回來,將他們牢牢包圍。

插水王繞視一圈,無奈嘆氣說:「唉!看來今次插翼難飛了!」但Amos反過來安慰說:「既逃不了,就唯有一戰吧!論實力,我們未必會輸的!」

「啊?」插水王看Amos凝神貫注,鬥志絲毫未減,精神竟為之一振:「嘻,你說得對!區區一班房奴,又怎能敗我們兩個了?」兩人殊即擺好架式,隨時準備下一個回合。

駿景騎在馬上,看敵方士氣不減,便仰天大笑道:「哈哈哈哈哈哈哈!區區房奴?你們真是不知好歹!我們可是人見人怕,令人聞風喪膽,要你們棄守新蒲崗工廈,逃之夭夭的火炭三龍呀!」銀禧騎馬踱步,一邊附和大笑:「為免你們死得不明不白,我告訴你們吧!我叫銀禧,旁邊這位叫駿景,而剛才將你們轟下來的,正是我們三龍之首—-御龍了!」

「什麼?這一個就是……」

兩人回頭一看,只見剛才轟他們下台的御龍,正微微步上前兩步。他留意到雙蛇在Amos身邊,正回到其手上變棍,便指住他問道:「嘻,聞說你們當中,有個手持蛇棍,將禿鷹警長擊殺的小子,難道就是你嗎?」Amos低頭望着手上棍,想否認都不行了:「無錯,就是我。」

房奴陣營不論大小,都齊聲震驚:「什麼?那小子,竟然就是……」插水王見狀,便靈機一觸,於是拍拍Amos膊頭,大笑道:「哈哈哈哈你們害怕了嗎?別看蛇王周小子一個,他可是很厲害的!別說區區禿鷹,就連突駒正虎的林公公,都死在我們手上呀!還有……」吹水唔抹嘴,連Amos也感到難為情:「插水王你吹得太過份了吧?」

果然,水吹得大就無人信。駿景和銀禧聽罷,隨即哈哈大笑:「哈哈哈哈!你唔好吹大啲?我話你知,突駒之矢、財爺和唐狗加埋,都不是我們對手呀!哈哈哈哈哈…….」眾房奴隨即笑不合攏,有的更笑得人仰馬翻。唯獨御龍沒有理會,只一味踱在Amos身邊,左觀右察,一邊唸唸有詞:「單聽人吹水,是無法獲得正確資訊,要靠自己觀察才行。唔……看起來平平無奇,普通大專生一個……但不知為什麼,總覺得你體內蘊藏着一種力量,說不定真的能殺死禿鷹……好!是真是假,一試便一清二楚!」觀察完畢,便一氣跳上看台邊,翹手咧笑道:

「小子報上名來!我御龍要和你單對單決鬥!」

全場立時嘩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