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48-御龍

插水王和Amos運用機智,將駿景、銀禧和手下誘入跑道,然後趁機逃走。豈料功成在即,卻不料還有伏兵—-御龍。二人被圍在跑道側,正準備惡鬥之際,御龍卻提出和Amos單挑,令全場大惑不解。

當中最戰競的,莫過於Amos本人。但他有的是作戰經驗,只要運足內力,就能夠平靜思緒,淡定回答:「小弟叫Amos!身邊這位…..」

「不用了,我不想聽。」御龍搖手繼道:「Amos就是你嗎?殺斃禿鷹的人……」

Amos默而不語—-他當然記得,殺死禿鷹的除了他外,還有女朋友佩珊。但現在這景況,難道要供出其名,然後要御龍和她決鬥嗎?是故罪名又好,威名也好,也只好獨自哽下去。

良久,他才想起什麼,於是抬頭問御龍:「御龍先生,恕我好奇,我想問……你認識禿鷹嗎?他……是你朋友?」

「不,」御龍搖頭回應:「禿鷹大名鼎鼎,我當然會知道,但我們並不認識。他在我眼中,只是一個高手—-很強很強的高手。說到朋友,市建部玄牛才是他的朋友吧?」

「那為何要和我決鬥?」

「為何?哈哈哈哈……」御龍被逗得哈哈大笑,同時自看台跳落,再道:「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透過一場又一場決戰,贏得戰績上位,然後地位、金錢和女人都垂手可得,這有什麼出奇了?今日我殺掉你,我就是『殺掉殺掉禿鷹的高手』;若你殺得了我,就能贏得『擊殺火炭三龍之首』的稱號!這個年代想要上位,就要自強不息,力求上進!難道你不明白嗎?」

「你所講的東西,我都不想要。我只想大家都得平安,就這樣而已!」

「哈哈哈哈哈哈!殺掉禿鷹的人,原來那麼無大志的嗎?哈哈哈哈……不,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想要得平安,已經是最宏大的願望呀!哈哈哈哈……好,我御龍應承你,只要你能單挑贏我,你們便能安全離開,火炭三龍亦不會厲騷擾你們!」

「!」Amos一愕—-自出道以來,單拖、群毆、鎗擊、械鬥、巷戰、陣地戰、公路戰,什麼都試過,就算是武術大會,玩的也是群體大混戰。正式的單挑決鬥,反而少之又少,除了和Nick的練習之外,就只有和凌子健的對戰。

而因為某種『戰績』,而被人慕名挑機,更是他人生第一次。那種像明星名人的感覺,他只感極不習慣。更更更重要的是,他雖然說過:「論實力,我們未必會輸的!」的話,但實際上,要單挑傳說級的高手,他根本就無十足信心。插水王在其身邊,意見也大概一致:「喂喂蛇王周,別上他的當,不知他們玩什麼花樣!」

對家的駿景聽見,便又再哈哈大笑:「哈哈哈哈!無膽匪類!對付你們,需要玩花樣嗎?我們有火炭三龍,人又多過你,全部湧上來,浸都浸瓜你啦!需要耍花樣嗎?」銀禧亦附和道:「無錯啦!大哥難得肯和你單挑,你怎計也有着數啦!要不應戰,要不縮沙,快X啲決定吧!我們耐性有限的!」

Amos稍定心神,暗忖:「他們說得對!雖不知對家有什麼詭計,但橫死掂死,與其被群毆致死,倒不如打敗御龍,倒還有一線生機!再說,若……!」終於想通,便自信上前,擺架式叫道:

「決鬥便決鬥!即管來吧!」

其之充滿鬥志,眼神之堅定,連插水王也為之一慄:「蛇王周,等等……」他本想出言制止,但見對方氣魄之盛,亦不禁為之讚嘆:「蛇王周他……看來充滿信心,和以前完全不同……無錯,他本身實力不弱,認真起來,應該和我不相伯仲!也許單對單決鬥,真的會有驚人演出!」想呀想,越想越是振奮,已經不再想制止,而是替隊友加油:「加油呀蛇王周!這班友仔有我睇實,你便專心打,打贏他媽的御龍吧!」

「那就拜託你了,我一定打贏給你看!」

兩人碰拳過後,插水王便退到場邊,找個欄杆坐上去。御龍邀鬥成功,大喜對手下說:「你們也退下去,快!」駿景和銀禧點頭示意,然後轉身對插水王說:「喂警察先生,觀賽應該去看台啊!」同時棄馬跳上看台,然後安坐前排。插水王當然不甘示弱:「噫!演嘢?看我的!」照樣打個側手翻,然後彈跳上看台,一點不輸蝕。但六個房奴手騰腳震,思前想後,還是繞道上樓梯,免得樣衰。

如此,場內便只剩Amos和御龍兩個。兩人分別運起神功,準備迎接生死決鬥。

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