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5-風葬

山頂

山竹為答謝眾人,本想親下廚煮大餐。但食材竟然被雞泡魚掃清光。於是救醒傷者後,只好率眾人離開練功室,先上山頂的女神像廣場。

廣場上人頭湧湧,個個正在圍住什麽。當中有四大選手:巨爵、海鷗、洛克、蓮花、天鴿的手下帕卡,還有半百名手足。帕卡一見山竹,便高興地說:「山竹大人你出關了嗎?」眾手足亦歡喜迎上。

「今日辛苦大家了,死去的兄弟……」山竹未闊完,帕卡已經識做,示意其步向廣場中間:「這裡。對方出動負資產戰士,令我們死傷不少。幸好有天鴿把持大局,否則結果一定會更糟。」

山竹抬頭一看,只見廣彭堆着戰死的屍體,大概有十零個吧,便嘆氣說:「幸好還不算太多,不過……韋森特。」韋森特抬着啟德屍首,將其置於屍堆中。眾人認出屍體是啟德,無不大叫驚訝。

巨爵:「怎會這樣的?啟德竟然會被殺?」

海鷗:「我們偉大的啟德……」

洛克:「可惡!為何會這樣的?」

蓮花:「願你化身成風,永遠長存!」

帕卡:「這麼重要的人,竟然……」

個個不是哀叫痛哭,便是怒不可遏。插水王離遠看着,只感無比震撼。他微聲對身旁的Amos說:「想不到那個花園街叛徒,竟然會有個孿生弟弟,而且和哥哥完全不同!」Amos礙於現場氣氛,並未敢立即回應。

「剛才聽Nick說,這個啟德因為被哥哥追殺,而逃到這裡投靠颱風派……唔,一個投靠地產界,一個投靠颱風派,果真餅印一樣!會不會……」

Amos依然未回應,插水王亦只得識趣收聲,乖乖觀禮。不過他望到Nick和玉兔在前頭,並排而立,又再禁不住說話:「蛇王周,你看阿Nick幾鬼馬?來這個島短短日子,竟然媾到條正妹,真係識食阿吓!」話鋒一轉,還是撬不開Amos把口,卻惹來雞泡魚搭訕:「十六歲扑扑脆,正呀!」

「What?你怎知道她十六歲?」

「白白淨淨無性病,百分百處女,一睇就知撚道啦!」

「唉!早知他在這裡風流快活,我們就不用千里迢迢來救人,挑戰突駒正虎兩大高手,差點連命都無啦!還有坐船幾日,蛇王嫂更日哦夜哦,罵我們幾個魯莽行事,害她差點被禿鷹強姦,又差點害死蛇王周,罵到我幾乎崩潰!幸好她之後暈船浪,我才能夠安靜一點!」

「哦?咁撚樣?」

「你由頭瞓到尾,當然不知道啦!」

「哈哈哈哈……現在也不錯啊,至少有純情少女你睇。」

「睇乜鬼呀?佢都俾人mark實晒了!」

「唔…..咁又係,蛇王周都好啲,至少都揸過佢個波!」

兩人啱晒嘴形,你一句我一句,越講越過分,還要燒到Amos嗰疊,令其終於忍不住開口:「等等,我只是碰到她心口而已,而且這是為了醫治……」

「我唔理!我現在就是唔撚抵得,你有波揸我無!唔得,一陣我要告訴蛇王嫂,叫她扭你耳仔!」

「說起來,你不是要去接蛇王嫂嗎?怎麽還不去了?」

「因為天鴿先生叫我等一等,說要找人帶路……」

正好這時,帕卡夥同四選手中的巨爵前來,對Amos說:「Amos先生,我是天鴿的下屬帕卡,這位巨爵。我們兩個會陪你去接同伴,現在可以出發了!」Amos大喜答道:「好,麻煩你們了!」帕卡對雞泡魚和插水王說:「你們兩個安靜點,要不就走遠一點,我們正在辦喪事啊。」就帶同巨爵和Amos離開。

接回同伴要緊,但Amos再回望廣場,一邊撫着臉上疤痕,不禁感觸良多:

「剛才醒來時望到啟德,我還以為泓景又來尋仇……如果他真是泓景……柴叔,如果他在花園街一役生還,然後著草流亡到這個島,到今日才為他人所殺……那我就沒有殺人,不用背上殺人罪名了!」

「不!泓景的確是我殺死的!而眼前這個是他的弟弟!而就算我無殺泓景,我在天水圍也殺了個槍手;來這個颱風島前,更將佩珊拖落水,一齊殺死了禿鷹!」

「我殺人的經歷,已開始堆積起來,和臉上的疤痕一樣,已經無法回頭了!」

「這種不斷戰鬥,不斷殺人的日子,何時才會完結?」

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