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51-蛇王戰御龍#2

Amos突擊不成,反被御龍轟上半空。幸好他功力不淺,借勢卸走大半勁力,所傷不重。再凌空一招『洪水滅世』,使自己飛上看台,取得有利位置。

插水王身在附近,見Amos撻沙魚般撻落地,便欲上前幫拖:「喂蛇王周,你無事吧!」但Amos搖手回應:「別過來!現在正在單對單!」再加上駿景銀禧攔路:「死差佬,別忘了我們正在對賭!你一出手,便算干擾賭局,要斬手指的!」想幫拖也不行,只好乖乖坐好,一邊支持和打氣。

再看賽道,只見御龍正御馬踱步,一邊運功逼走身上寒氣。憑他強絕功力,這並非什麼難事。但對手逃到看台上,騎馬並不易跳上,只好吃不了,兜著走。

當然,他大可以棄馬上看台,但這就會犧牲速度。是以他起初有所猶豫。不過再細心看,只見看台樓梯處處,雖然急鈄,但闊度應該足夠。於是便把心一橫:「金槍不倒,行樓梯你OK吧?」鞭一揮,策馬往看台奔馳,再轉彎跑上樓梯,一步,兩步,竟成功躍上看台,其之靈活威風,絕不下於猴類人類。

如此壯觀表演,莫說Amos和插水王,就連三龍陣營也為之震驚:「嘩!大哥的金槍不倒,竟然如斯厲害!」齊聲叫好,同時急散開讓路。甚至連御龍自己,也是無比驚訝,對馬匹讚賞有嘉:「做得好呀!金槍不倒,你果然是冠軍馬!」說畢,右臂便舉單鞭狂舞,這下又是另一絕技:

「『賽馬神鞭:連贏』!」

一鞭兩擊,和『二按拳』可謂異曲同工。雖則沒有『罰息』附加勁力,但就勝在射程遠,配合馬匹走位,可謂天衣無縫。Amos不料對方衝上看台,驚叫:「糟!」拚盡力僅僅避開。但想要乘隙進攻,御龍左臂一揮,隨即架起鞭陣防護:

「『賽馬神鞭:位置』!」

揮鞭織成網羅,任你身手敏捷,也難以衝破防陣。Amos頓時進退不得,錯愕間,御龍右臂已使出另一招:

「『賽馬神鞭:3T』!」

兩鞭連贏已經勁爆,更何況一氣三T?Amos措手不及下,頭胸腹連中三記,飛到廿米外倒地。御龍滿意笑道:「很能挨啊!看你能挨幾多鞭?」得勢不饒人,當然要倍加添食,走馬揮多幾鞭。Amos暗叫:「不妙!」已經無暇回氣,拔足避開要緊。幸而看台非平地,只需運用『恩典之路』身法,於行列間左穿右插,還可以避開鞭擊。只是正要反攻,御龍卻再使出『位置』,以鞭網擋住攻勢。

如此雙方攻防數十回,都佔不到半點先機。但Amos腳力不及馬匹,遊走廿幾圈,難免會露出疲態:「御龍騎馬上看台,雖不及平地靈活,但他雙鞭一攻一守,可謂毫無破綻!要突破他的防線,唯有引他雙鞭齊發,再乘隙一招取勝!但要如何做……呀!」思考間,竟然就突然腳軟。御龍見狀,便洋洋大笑說:「哈哈哈哈!頂不住了嗎?看我一招取你命!」大好機會,卻沒有雙鞭齊發,而是單鞭絕技:

「『賽馬神鞭:四連橫』!」

極限的一鞭四發,又快又狠又夾準,有這一招,根本不需要雙鞭齊發,已能做到全方位封殺。Amos腳軟在先,更不料御龍如此猛料,進又不是,退又不是,只得乖乖食四鞭,慘叫四聲:「嗚,嗚,嗚,嗚!」監生被轟出看台,然後成件撻落地。

但不知好運還是無運,Amos雖然受創,但總算能拉開距離,趁機會運功調息,同時眺望御龍在看台上,心想:「那傢伙,總不會連人帶馬……跳下來吧?」據常識估計,御龍要從看台下來,要不繞道,要不棄馬。無論是哪一項,他都至少有十秒時間,足以重整狀態,再戰江湖。

但他並不知道,這世界並無常識。

御龍思考不到半秒,便決定用第三種做法:「金槍不倒,跳下去吧!」馬本來猶豫不決,但主人再三鞭策,也唯有死跟到底,從看台飛躍出去。其之雄姿凜凜,有如天馬行空,彷彿能劃破長空。但牠畢竟有毛無翼,無法飛行之下。能否安然着地,實乃未知之數。

Amos拚力爬起身,但見駿馬居高臨下,便對其主人大喝:「御龍你如此魯莽,不怕馬匹受傷嗎?」御龍卻譏笑回應:「嘻嘻,打低禿鷹的人,原來就如此窩囊?世道險惡,不險中求勝,就只有穩中求敗呀!」叫畢,已從馬上躍出,揮雙鞭猛然突擊:

「看招!『賽馬神鞭:四連橫』x2!」

策馬跳崖,飛躍突擊,再加上雙鞭齊發,Amos料不到御龍進取至此,暗叫大劑:「咁狼死?」只得運盡『救恩的全副軍裝』護身勁,只望能擋住兇猛攻勢,拖得一時得一時。但連橫兩招四重彩,又豈是那麼易挨?連中八鞭之後,已經全身爆血,空中轉體翻騰四周半,到撻落地時,已是奄奄一息。

冠軍馬—-金槍不倒亦相繼着地,紥穩馬步,無事。御龍見狀大喜,便俯下身拔出一紥草,以之餵給馬兒說:「做得好呀金槍不倒!我就知道你做得到!」然後再回望倒地的Amos,失望道:

「嘻,這就玩完了嗎?太令人失望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