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52-蛇王戰御龍#3

Amos慘被御龍擊倒,倒在地上,血流不止。怎樣看,都是勝負已分。

看台上,插口王自是苦惱至極:「蛇……蛇王周!蛇王周!你不要死呀!」想要跳下台救助,但對家的駿景和銀禧,還有六個手下已迅速攔路:「喂!願賭服輸!輸了就想走人?唔駛旨意!」

「呀……我……輸了嗎?」

插水王聽到『輸』字,才意識到自己將會和很多警察一樣,輸到要借債渡日,人生記錄就此花晒。之後,唯恐被追數追上門,什麼黑社會、二五仔之煩的東西,都要一一做盡。最後還是東窗事發,要不吞鎗自殺,就是跳樓了結生命。

「我……插水王…..難道就此會……毁掉一生,毁掉皇家警察之名?不……不會的!」

又未必。

不敢相信眼前事實,於是他再看場地,看看有沒有轉機。一看,果然就眼前一亮:「哈……哈哈!果然,蛇王周還未輸呀!」駿景銀禧當堂一愕:「呀?不是吧?這樣也未算輸?睇過?」俯望跑道,只見御龍仍在勝利踱步,更對看台眾人高呼:「看到沒有?這就是你哥哥—-我的實力!什麼打敗禿鷹的小子,都要行埋一邊呀!你說是吧?金槍不倒!」突然心癮起,便想策騎遊兩圈慶祝。但正要上馬,馬卻忽然彈起慘叫,然後倒在地上。

「搞什麼?金槍不倒,你……怎會這樣的?」

細察之下,發現馬的一雙後腳,正被兩條蛇緊緊咬住,流血不止。於是大驚叫道:「蛇?這裡怎會有蛇的?豈有此理!」想要捉蛇,卻又手騰腳震;好不容易提起勇氣,蛇卻已經走遠,滑到倒地的Amos身上……不,那應該已敗陣的對手,竟然緩緩撐起身,更接住滑來的雙蛇,一邊叫道:

「古語有云:馬死落地行!御龍你就乖乖落馬,再打埋下半場吧吧!」

「哦?你這傢伙……竟然未死?而且還會放蛇,來咬我的愛馬?」

「放心,我的蛇無毒,不會殺了你的馬。但牠雙腿受傷,暫時已無法再跑,所以還是那一句:馬死落地行吧!」

「原來是這樣!嘻,攻擊我的馬,意圖消除速度的差距嗎?哈哈哈哈!這雖然夠高招,但看你傷成這樣,又怎能……咦?等等,這並不對路!」

御龍抬頭一看,只見雙蛇纏在Amos身上,正發出淡淡光芒。主人被光芒照着,傷勢竟慢慢痊愈,血也漸漸止住。無錯,這正是他的醫術:『醫治的大能』。

「呀!竟然能醫治傷勢……對了,傳聞說你有能醫治的蛇,原來是真的?」御龍大驚叫道。

看台上眾房奴更是嘩然,駿景銀禧率先不忿大叫:「喂!這樣不公平呀!竟出動如此武器!」相反,插水王卻是大喜,譏笑道:「哈哈哈!剛才你們不是說:『你擸架生我擸架生,實在公平呀!』嗎?難道現在想反悔了?」這次輪到駿景銀禧啤一聲,提不出半字反駁。

因為他們都十分明白,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決鬥本就無公平可言。

御龍在跑道上,當然也明白這一點,所以也沒有怨言。只是他留意到Amos復元狀況,便推敲道:「Amos,其實剛才你並未重創吧?看你雙蛇能力,似乎並無法快速醫好,無法令你快速站起,我沒說錯吧?」

Amos點頭。

「果然是這樣?嘻嘻,差點被你擺了一道。這樣的話,我還可以趁你醫好前擊倒你!好!我們再來吧!」御龍說畢,便揮雙鞭擺好架式。Amos使雙蛇變棍,握好,大叫:「來吧!」亦準備好隨時迎戰。雖然面對生死決鬥,但他緊張中帶興奮,卻叫人為之震驚。

對他來說,這是在超武鬥組年代,難得的一場正式、公平,而且是單對單的決戰。之前的一次單對單,要算是之前在觀塘新教會中,和凌子健對戰的那一場。一向輸慣的他,終於在那次首嚐勝績。

不過那時他持單棍,子健空手迎戰,在比試層面來說,他可說是勝之不武。但現雙方都有武器,有動物,而且又是單拖對決,實在公平過公平。

「要停止一切爭鬥,當然是癡人說夢。但若一切的紛爭,都可以用比賽公平解決,就能減少無謂的犧牲吧?」

「聖經都有講過:人若在場上比武,非按規矩,就不能得冠冕。要鬥,至少也應該要公平競爭吧?」

「所以至少,也要好好打這一仗,打贏之後,再和大家平安離開!」

無錯,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決鬥本就無公平可言。但若能將公平帶回香江,這個亂世,也許就會有所改變?

能不能打贏這一仗?就算打贏,能否安然離開?勝方能否得着獎金?敗方會否死不認賬?無人知。但Amos此刻就只有一個念頭:

「神阿,求你賜我力量,叫我能戰勝御龍!」

Amos運功七大周天,同時雙棍揮舞,狀態已推至高峰;那邊御龍罡氣暴發,雙鞭亂舞,一樣處於巔峰狀態。雙方生死之鬥,到底誰勝誰負?

請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