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56-公平決勝

御龍為補償出千之過,竟然插盲自己雙眼,令全場為之震驚!

失去視力,可謂必敗無疑,駿景銀禧亦勢必輸身家,是以他們失聲怪叫:「大哥!你痴了線嗎?」恐怕從此破產,當堂失措萬分。就算對家的插水王,亦不禁大叫驚訝:「御龍那傢伙,乾脆認輸不就行了嗎?為何還要搞個大龍鳳?」

「不!他這樣做,至少是未打算放棄,還想要打下去!應該說他正人君子,還是戇XXX了?」

「不!也許他這是掩眼法,扮盲掩人耳目,然後……等等!蛇王周……」

插水王畢竟乃皇家警察,事事多角度設想,甚有查案頭腦。之不過他今次想太多了。正欲給Amos忠告,御龍已經將雙眼挖出,一手揸爆,然後展示給Amos看:「看!我沒有騙你吧?」不,是要展示給全世界看,他此舉是多麼的無花無假,多麼的無遮無掩無格仔!

「御龍,為什麼要這樣做?」Amos顫抖回應。

「因為若不這樣,決鬥便無法回到公平境界!也許你會覺得我無賴:我方有人出千,理論上我早已輸掉!但我還是不想就此認輸,即使雙目失明,我還是想再鬥下去!來吧!我們繼續!」

「等等,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為了勝利而自殘,這樣值得嗎?何不好好商議,或是擇日重賽……」Amos好心建議,換來卻是御龍怒罵:「頂你!你以為決鬥是玩泥沙,拆了也可以重來?你要知道,今日錯失機會,就未必有下一次!今日你我撤退,哪知道你會否死在別人手上?我又會否被人尋仇,或是死於非命?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一切都不是必然的呀,你明唔X明白呀?」

Amos無言。

御龍於是再道:「所以每一次決戰,我都是多麼認真,將它當成終極一戰看待!打贏,就能奪取一切,包括他的身家財產,還有名譽和地位!輸了,一切就化為烏有,人生亦就意玩完!所以你明白嗎?每次的決鬥,都是押上一生做賭注,怎能夠兒戲的?」

Amos繼續無言,但不久,他又擺好架式,似乎是想通了:「這樣我明白了。御龍,我們再來吧!」御龍聞聲叫好:「好呀!但我先告訴你,別以為我盲了,便可以掉以輕心!有些人雖然眼盲,但心卻是不盲,而且感覺會更敏銳!」同時亦擺好架式。只是觸動雙眼噴血,又要先點穴止血,再撕上衣包紥之。過程雖不複雜,但能以單手操作,足證其戰鬥力仍在。

不夠廿秒,已經完成包紥,再拿起雙鞭大喝:「來吧!」同時又對旁觀的插水王說:「差佬!你來幫我𥄫實,以防有人再出老千!」插水王受竉若驚,但很快便回復冷靜,大叫回應:「維持社會公平,係皇家警察的責任!」

一切安頓好,Amos便運起最高功力,躍上前出招:

「看招!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虱災、蠅災、疹災、蝗災』!」

他見御龍猶有餘勇,便絲毫不敢怠慢,絕招盡地施出。而四災齊下,果真氣勢逼人,法老王也要驚驚矣。但御龍眼盲之下,卻是淡定有錢剩,左臂猛地揮鞭,使出防守絕招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成按揭 賽馬神鞭:位置』!」

眼盲不便進攻,唯有防守買位置。而全力防守之下,鞭網密過你頭髮,莫講插針不入,連滴水也絲毫不漏。Amos四處遊走,走勻七四廿八圈,始終都找不着空隙,暗叫大驚:「可惡!鞭網密不透風,根本無法進攻!」無計可施之下,唯有先退兩步,停下再思對策。

御龍挨過一輪攻勢,總算爭取到時間喘息,好部署一下一步行動:「嘿,全力防守雖能頂一時,但長遠下去還是對我不利!要一招翻身,唯有……好,就這樣!」思索他畢竟經驗老到,就算形勢惡劣,還是能冷靜思策,迅速應變。同一時間,Amos大喝一聲,已衝前展開第二輪攻勢:

「看招!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虱災、蠅災、疹災、蝗災』!」

御龍策略既定,心裡便滿懷自信,右臂揮雙鞭,又是同一套招數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成按揭 賽馬神鞭:位置』!」

如此再拚百餘招,雙方仍是不分勝負。但到第一百二十三招時,御龍終於支持不住,右腕被兩下『蝗災』擊中,雙鞭應聲飛脫。大好機會,Amos自然不會錯過,一口氣疾步衝前,準備施以必殺絕招。但御龍咧笑一聲:「嘿,果然中計,Amos你畢竟年紀太輕了!」早已等待這一刻。他內力盡聚右拳,使出殺招迎敵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成按揭 四按拳』!」

原來他剛才被打甩鞭,乃是故意一着,為的是露出破綻,引敵出招,然後憑腳步趕探其位置,再使出必殺『四按拳』,務求一招反敗為勝。為防萬一,他更有留意周遭狀況。也許是眼盲所致,他的聽覺似乎更加靈敏,甚至可聽到插水王在側邊大叫:「蛇王周小心!這是陷阱呀!」便肯定對方已百分百中計。

如此,終極一拳便可以放心轟出。他就有絕對自信,只要這一拳成功命中,便能令他取得勝利,和『打敗打敗禿鷹的人』的稱號。

但猛拳將要命中,御龍卻感到身後一涼,當堂大驚:「什麼?有人偷襲?……不!大鑊!」猶豫半刻,背門已猛中兩記:

「『蛙災』x2!」

啊!原來Amos這招是聲東擊西:故意正面突擊,其實暗中已拋棍出招,自上路暗渡陳倉。雙棍離手出擊,力度不算太猛,但已足夠令御龍一窒,不但使其殺招落空,更令其賣出一剎破綻。Amos趁機會埋身,雙掌合一,使出例牌絕招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洪水滅世』!」

御龍大招落空,身形一窒之下,胸門只得硬食雙掌,成件被轟到廿呎過外,翻騰三周半着地。他本已五癆七傷,再挨此一記,已是不得不敗,不得不投降了。

Amos對御龍一戰,終於分出勝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