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57-反枱

御龍使計失誤,反被Amos一招擊倒,雖然死之不了,但已是肯肯定戰敗。

幸得他功力夠深,仍能保住心脈,苦苦爬起身,一邊吐血道:「好小子……竟然洞悉我的計謀,而且更將計就計,引我墮入你的圈套!」他雖然敗陣,卻沒有絲毫不忿,更展露出讚嘆的笑意。

要說最不忿的,莫過於輸身家的駿景和銀禧了:「可惡!你們出術!你們太卑鄙了!」相反,對家的插水王自是得意洋洋,不斷為同伴拍掌:「好呀蛇王周!你為我贏得無盡身家,我錫曬你!啜!」笑完一輪,他轉頭望向Amos和御龍,心裡暗笑道:

「出術?出口術就有!我剛才故意大叫『蛇王周小心』,就是要御龍以為奸計得逞,好讓蛇王周將計就計、聲東擊西!」好個插水王,為了贏得賭注,就算無法出手,也盡力出口幫拖,果真好兄弟也。

回看跑道。只見Amos接回雙棍,然後徐徐走近,一邊回應:「過獎了,其實都多得亞當夏娃引導,我才能洞察一切。」御龍咧笑回應:「亞當夏娃……是你那兩條蛇嗎……真好……你有如此伙伴……來吧……你既獲勝……現在就來…….FINISH ME吧!」

「承你貴言。」

Amos冷冷一句,便猛地拋雙棍出招。難道一向仁慈的他,今日終要痛下殺手?

雙棍如箭朝御龍飛射,將要擊中的剎那,忽地卻有件異物飛至,橫身將雙棍擋下。但看異物巨大非常,而且有頭有腳有尾巴,駭然就是……

「金槍不倒!」

就算御龍已經眼盲,單憑氣味,已辨出是自己的愛馬!牠雙腳雖然受創,但為了保護主人,也拚命爬過來護駕。只是御龍不單不感慶幸,反而擔心愛馬安危:「金槍不倒,你在做什麼?不要!……Amos,不要對牠出手,求求你……」

「你也有很好的伙伴啊……別擔心,你的馬會無事的。」Amos說罷,雙棍已變成蛇,纏在金槍腿上傷口,然後發出柔柔亮光。未幾,一雙後腿竟慢慢痊愈—-這原來並非什麼殺招,而是『醫治的大能』!

異狀叫人震驚萬分,但御龍眼不見物,只聞愛駒越叫越生猛,卻以為牠在叫苦受害,便大罵道:「等……等等,Amos……勝負既分,何必如此對待動物……」同時間,雙蛇治好馬匹,便撲到自己身上,纏其左臂和雙眼。御龍以為死期將至,但過了好久,始終未感絲毫痛苦,反倒舒泰萬分,心裡便倍加疑惑:「難道我中了蛇毒……已經迷暈了嗎?」

治療完成,雙蛇迅即回到主人手上。Amos接過雙蛇,便抬頭對御龍說:「睜開眼吧,應該無問題了。」但御龍還是懵盛盛,只懂怪叫:「什……什麼?」但反正橫死掂死,便即管試試開眼。誰知一開眼,眼前竟真的出現藍色和灰色,還有紅橙黃綠等顏色,緩緩化為各樣事物—-愛馬金槍不倒、對手Amos、插水王、駿景和銀禧,還有幾名手下,都清晰地重現眼前!

御龍再遞起左臂,只覺其動作暢順,雖仍有傷,但亦不廢,便驚訝叫道:「我的眼……我的手……都已經治好了?我想起來了,傳說你的蛇能醫百病,難道是……」

Amos回應:「嗯,但我幾乎已力盡,只能醫好你的眼和手,其餘的傷,便要靠你自己了。」御龍身為敗者,竟獲得神蹟醫治,不禁大驚:「我不是說這個……我已經輸了給你,你不是應該了結我嗎?為何還要醫好我?為什麼?」

「決戰已了,已無必要徒添傷亡。我們只想離開這裡,還有討回應有的公道。」Amos說畢,正準備轉身離開。但御龍卻不甚滿意,上前攔住道:「討……討回公道?難道你打算……找超人算賬?」

Amos猶豫半刻,然後回以一個點頭。

「等等…..「你……你以為自己算老幾?殺掉一個禿鷹,打敗火炭三龍之首,便可以如此囂張?別說超人你贏不了,單是『十成按揭』的高手,已是隨街可見,我們三兄弟都只是初階而已!試問你應付得了嗎?你-打-得-贏-他-們-嗎?」

「這點我十分明白。但就算我們逃避,還不是一樣被你們追殺?我們的陣地,還不是失去一個又一個?」

「哈哈哈……的確是這樣!但無法子,超武鬥組的年代,就是無法逃避戰鬥的了!就像你臉上的烙印一樣,想抹也抹之不掉!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!」Amos不禁撫着臉上疤痕,心想:「御龍說得對!這是我殺人的烙印,想逃也逃不掉……」

這道疤痕,乃當日花園街大戰時,他第一個殺死的敵人—-叛徒泓景給他劃上的。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疤痕可謂有型的典範,但對於他來說,始終都是難以接受。其後觀塘大混戰,他和佩珊殺掉禿鷹,疤痕又加深兩層。

這確是殺人的烙印。烙印惹來挑戰者不斷,也許正應驗聖經所說:凡動刀的,必死在刀下。但不動刀,Nick早就死在泓景手上;佩珊亦勢必消滅超武鬥組,被禿鷹姦殺。

一切的禍患,都源於超武鬥組。若沒有超武鬥組……

「消滅超武鬥組!」

他依稀記得拳頭教教主—-癲狗的偉大宏願。

口號宏偉無匹,當日出自癲狗口中,實教人震撼萬分。但今日他無意爆響口,卻教御龍譏笑不停:「哈哈哈哈哈!消滅超武鬥組?你在發白日夢嗎?它早已遍布全港,如同曱甴殺之不盡,又如武漢肺炎通街都係。你想它去清零?你無X嘢吓化?哈哈哈哈哈……」語氣討厭至極,但又字字真言,叫人無可反駁。

這時,插水王上前歡呼:「喂蛇王周你別理他們吧!哈哈哈哈!反正你令我贏了大錢,趁他們反悔之前,還是快快走吧!」正好催促他盡快離場。Amos思索一下,亦覺其所言甚是:「嗯,走吧!」想不通的問題,之後再參詳好了。

但正如之前所說,你想逃走,敵人卻不會放過你。兩人正步離馬場,卻被駿景和銀禧左右攔住:「嘻,你們兩個,打贏了大哥,贏了我們的身家,這樣就想一走了之?」看他們磨拳擦掌,肯定是不會白白放人了。

「嘻,賭輸就想反枱嗎?早料如此了!來吧!」插水王一邊大喝,一邊擺好架式,準備隨時迎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