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7-瘦田無人姦 姦開有人爭

颱風谷

葉佩珊正在山谷下,氣急喘喘地奔跑。她不時回頭張望,似是在逃避什麼。

「救……救我……Amos…….救我呀!」

谷底裡迷霧處處,令人看不清前路。但為了逃避追趕,她便不得不死命逃跑。前路茫茫不要緊,但被追上的話,後果絕對慘過死。

「騎騎騎騎……小姐妳還想逃到哪裡?快來吧!老子好想妳啊!」

粗獷的腳步,猙獰的笑聲,還有駭人的對白,都令她喘不過氣。走不到半百米,便不慎絆着路邊石,即時成件瞓低。而趁這下失足,後面的人已經追上。其巨大的身軀,破爛不堪的警服,黑過墨斗的皮膚,漸漸從迷霧中浮出。

「你是……禿鷹?你不是已經死了嗎?」

「騎騎騎騎……老子死得好慘呀!你們的上帝還要我落地獄呀!但老子未幹妳一番,又怎捨得乖乖落去了?嘩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禿鷹一邊狂笑,一邊撕開一身警服,露出一副甩頭甩骨,溢出半個腦袋的軀體,如同喪屍飛擒大咬!佩珊一邊大叫:「嘩!~~~~~~」一邊揮拳還擊,但打到他穿腸爆肚,竟也絲毫阻不了他。同時間,他那副鹹濕的眼神,淫賤的笑意,已經逼到埋身:「騎騎騎騎騎……我要吃掉妳啦!嘩~~~~~~~~」佩珊大驚之下,已是無力反抗,只得仰天求救:

「神阿!救我呀!Amos,救我呀~~~~~~~~~」

就在這時,眼前突然一片雪白,然後再變成一片黑暗。但再看清楚,只見黑暗中閃出無數星光,然後再涼風一吹,她終於清醒過來:「原……原來是發夢嗎?可惡!那隻鹹濕死禿鷹,死了都要擾人清夢!」

********

花點時間令頭腦清醒,再掃視周圍一圈,才記起自己正身處颱風島,颱風谷的谷底。

不遠處的岸邊,有隻豪華遊艇,但現在已破爛不堪—-她和Amos等人乘坐這遊艇,排除萬難,終於到達目的地,並於颱風谷的入口登陸。只是颱風太大,令船硬生生鏟上岸,再撞着一塊巨石,終於成件散晒,完成其歷史任務。

登岸後,她和Steve因為暈船浪,早已嘔到七彩,肯定無法戰鬥。於是他們便被留在谷底,由遊艇佬負責照應。Amos、雞泡魚和插水王則沿谷底前進,但至今還未有回音。

「已經入夜了,他們還未回來……難道有什麼危險?不行!我要去找他們…….但Steve呢?遊艇佬呢?」

要起行也得先找回同伴。但未找著Steve,身後又傳來一陣寒意。轉頭一看,迎來的駭然又是……剛才夢中的淫賤笑臉!

「禿鷹……遊艇佬?你想做什麼?」

「騎騎騎騎……雖然波平如鏡…….但也算是秀色可餐……好吃好吃…….嘩哈哈哈哈哈哈~~~~~~~」遊艇佬一邊淫笑,一邊撕裂身上衣。其之猥瑣猙獰,粗獷的笑意,竟和夢中的禿鷹不遑多讓。不同的是,剛才只是發夢,現在卻是硬過鐵的現實!

「等等等等……遊艇佬,你冷靜點!世間美女何其多…….你又何必……」佩珊一邊怪叫,一邊拚命往後蹬。只是頭暈身㷫又腳軟,想走也走不動。

「妳還講風涼話……靠你們所害……現在淪落荒島……遊艇又壞……有女都無命媾啦!倒不如趁還有命,及時行樂好過啦!騎騎騎騎……」遊艇佬淪落異鄉,憂慮會隨時喪命,精神已徹底崩潰,淫性盡表現是也。一瞬間,底衫褲已經剝晒,現在就要伸出淫手,剝埋佩珊那一件!可憐佩珊,禿鷹陰影未了,又整多件失控遊艇佬,可真難受到反胃。喉頭一酸,魚蝦蟹飯黃膽水立時破口而出,噴到遊艇佬一臉都係。趁遊艇佬視線被遮,佩珊拚力運功,終於撐得起身,頭暈身㷫盡驅清,然後拔足狂奔:「救……救命呀!」

遊艇佬一臉嘔吐物,又酸又臭。但已痴總掣的他,已經毫不在意,反倒興奮大充血,扯旗三呎半:「嘩!騎騎騎騎她興奮呀!妳顏射我?我也要他媽的顏射妳呀呵呵呵呵呵呵呵~~~~~~~~~」抹掉嘔吐物,便一個彈跳追上。他功力本身不高,但勝在無暈船浪,不消兩三下,便跳上七呎石牆,再飛身躍下,便攔在佩珊前頭:「騎騎騎騎……不要走呀……無人救得到妳的了……不如乖乖及時行房……給我他媽的顏射…….」佩珊畢竟狀態未復,再看淫蟲屌屌揈,已嚇到腳都軟晒,只得掩面大叫:

「神阿!救我呀!Amos,救我呀~~~~~~~~~」

求救聲直達天庭,神始終未有回應。

但祂派來了救星。

遊艇佬正要步步進逼,忽地有條人影從旁殺出,以雄渾雙掌攔路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 洪水滅世』!」

遊艇佬性慾強,但功力認真麻麻,一遇洪水便化濃,咩性慾都吹款晒。來人回頭一句:「對不起,我來遲了!」蹲下扶起佩珊,順道放雙蛇在她身上,為其施以『醫治的大能』。至於來人是誰,都已經畫出腸了……

「Amos!」

人生最美好的時刻,莫過於絕境得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