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9-似曾相識的美景

山路

一行人沿山邊上路,雖則個個體魄強健,但Amos抬着數碼琴之餘,又要扶住體力不夠的佩珊,真係想快都難。不過佩珊都未算弱,剛被救醒的Steve更是不堪,行兩步就要生要死。幸好帕卡抵得諗,索性孭起Steve行走。其後為了加快速度,帕卡便抬起數碼琴,Amos則專心孭住佩珊,如此感情又增矣。

一行人走過涼亭,決定停下小休幾分鐘。期間佩珊見夜色美麗,便領回數碼琴,然後裝彈奏之勢。雖則琴已無電,無法奏出任何聲音,但彈奏者輕盈優美,配襯島上點點燈光,彷佛奏出大自然之聲,聾者也能聽出耳油。

帕卡於是好奇問道:「葉小姐,雖然沒有琴音,但妳看來彈得不錯呢!」佩珊突然被讚,心裡雖然輕飄飄,但仍能謙虛回應:「啊?……哪裡,過獎了!…..咦?你也會彈琴嗎?」只是帕卡堂堂高手,被此簡單一問,竟顯得不知所措:「不不不不不!彈琴呢家嘢,我這等粗人又怎會懂?」巨爵卻反駁說:「帕卡你這樣說就不對了!我們的最強琴手,又何嘗不是粗人了?」

「哈哈哈!說的也是!但他的天份實在太厲害!根本在常識以外!」

「唉!只可惜他已經陣亡了!天妒英才呀!」

兩個男人你一句我一句,聽得佩珊盡是好奇:「兩位颱風先生,想問……」但忽地涼風一吹,竟令她勾起早已遺忘,一絲絲的童年回憶。

她憶起大約四歲時,和父母親友一同郊游時的情景:那時她還是個嬌小女童,走兩步就嚷着要抱。父親對她疼錫有加,二話不說就抱起了她。須知當時未流行武功,父親要抱着四歲小孩行山,絕非易事也。走不到多少步,已經滿頭大汗,腰酸背痛。當時她還年少,自然不會留意到這點,只在意同行小孩的譏笑。父親不顧疲累,並沒有將她放下,反倒是她自尊心作祟,死都要落地走。最後一行人走累了,便在一個涼亭稍息,順道欣賞山下景色。那時的涼亭景色優美,涼風陣陣,都叫人格外清爽。那時的氣氛,就和現在一模一樣。

「我來過這個地方嗎?這裡是……這裡到底是……」佩珊拚力拼砌回憶,但帕卡和巨爵再三催促:「葉小姐,要上路了!再不快點,宵夜都無得食了!」亦只得放下思緒,齊齊下山是也。

幸好過了涼亭,就是下山路段。Steve和佩珊休息過後,已能快步輕鬆走,傾吓偈都無問題。

Steve:「Amos你是說真的?Nick他加入了颱風派?」Amos點頭回應:「嗯!」巨爵則糾正道:「嚴格來說還未正式入門,不過都應該快了,很可能會在今晚,在慶功宴間搞掂。」

帕卡:「那傢伙真是的……起初我也不看好他,但短短日子,他竟然能練成『八號風球』!真想不到……」

巨爵:「帕卡你剛才有看到嗎?他和玉兔手拖手,簡直就是天生一對!」

帕卡:「沒那麼誇張吧?但兩人能輕易使出『風球合一』,的確又殊不簡單。」

兩個男人又傾又砌,講到『手拖手』,佩珊即八卦癮起,問問和自己手拖手的Amos:「喂Amos,想不到啊!Nick那傢伙拍拖了嗎?」Amos答道:「這我也不太肯定,但Nick似乎很着緊她,可能真的關係非淺!」

「啊~~~~~?是嗎?看來他在好食好住,又贏得美人歸啦?早知他過得如此幸福,我們就不用山長水遠,冒着凜凜颱風,都要走來救人啦!我在觀塘差點被禿鷹強姦,剛才遊艇佬又……」說到幾乎掉眼淚,又要Amos多多安慰了。趁此空檔,Steve又補上說:「雖說如此,但人不出去闖,又怎能見識人間美好?你們看前面?」

眾人一看,只見已跑到山腳,腳底是海邊的一條小路,再前面就是市中心—-這裡一街餐廳食肆,多有魚缸在前頭,感覺像是香港鯉魚門,或是西貢的海鮮坊……說起來,這間叫《樂記海鮮》,那間叫《南叔餐廳》,遠一點又有間《大三元海鮮坊》,竟然全都是港式中文;除此之外,小食鋪售賣龍鬚糖、花生糖……全部都是港式小食,士多鋪賣的水槍、飛碟……竟是那麼似曾相識。Amos和Steve穿插街巷,只覺不可思議:「怎麼這裡……就像香港的離島一樣?」

「究竟……這裡是什麼地方?我曾經來過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