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家村避風塘

這裡是鯉魚門的一個避風塘,得名自旁邊的三家村。沿岸有鯉魚門徑供遊人散步;海旁道的眾多海鮮酒家,則是市民食海鮮的勝地。望出海邊,正是泊滿船隻的避風塘。今日打十號風球,船隻自然多籮籮。

颱風剛落,大浪未平。但的士司機已撲出搵食,載客駛入鯉魚門的的士站。

兩車乘客付錢,然後速速落車。他們是…..

Amos、佩珊、Steve、雞泡魚和插水王。

插水王率眾人跑向避風塘,大叫:「See?要船全文

雞泡魚使出『龜波氣功』,終於成功破門。門外的Amos和佩珊避得及時,否則城必被波及。

兩人緩緩撐起,確認無大礙後,看見雞泡魚從門口走出,便高興地迎上前,道:「雞泡魚!你沒事吧?」同一時間,Steve和插水王亦走出囚室,說:「謝謝你們,今次麻煩了你們。」

「什麼都別說,先逃離這裡吧!」佩珊焦急地叫道—-人既救出,久留亦再無意思。眾人隨即沿走廊奔跑,直上樓梯,迅即便衝出接待處,回到地面大堂。

與此同時,身後又傳來聲音大叫:「別走!邪教全文

雞泡魚食完人奶,立時脂肪爆榻,充滿力量。而樓梯口那邊,Amos和佩珊力抗耶能,亦是毫不輸蝕。即使面對幾十人,亦能死守樓梯口,保持滴水不漏。

但二人卻絲毫未敢大意。因為他們都知道,擊退大班嘍囉後,戰鬥才真正開始。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x第二十二章 洪水滅世x2』!」

情侶合擊,又再擊退四個耶能。連這四個在內,他們已擊退了三十幾個,剩下的只有七八個而已。

但這一擊,卻暗藏了兩人的疲態。因為這樣,剛全文

Amos等人進入地下室,終於找到被困的同伴。只是囚室大門極其堅硬,任眾人神功蓋世,竟然也無法打開。看來唯一的辦法,就只有餵飽雞泡魚,然後用其強勁的『瘦身秘笈』,才有望成功破門了。

可是正要買飯,外面卻有大班耶能殺到。單聽腳步聲,已知對方人數眾多,肯肯定超過廿個。

地面

大批人馬正於大堂集合,數數看,人數恐過半百。當然,大部全文

有驚無險,Amos一行總算取得吳牧師的指模。但因為誤殺了吳牧師,密碼便無法獲取。而暈倒在地的凌子健,似乎亦無法提供密碼。

「什麼?妳連吳牧師的密碼也可以估到?」Amos問道。

「這有什麼難度?像他那種人,生怕忘記密碼,多半會設成手機號碼、生日或者身份証號碼。但這些東西,我都不知道啊!」佩珊笑著回答。

「所以要找到他的証件吧?」

「無錯!可否麻煩你…..」

「……當全文

Amos決戰凌子健,終於初嚐勝蹟。但被挾持的子健卻透露,進入地下室的密碼和指紋,根本就不在他手,而是在另一邊的吳牧師手上!

佩珊細察子健面色,憑其女人直覺,便知他並無說謊。於是她轉身大叫:「喂再造人!地下室的密碼在妳那邊呀!」正和吳牧師決戰的Agnes聞聲,當堂大驚:「妳….在說什麼?」

「我說,地下室大門的密碼和指模,都是由妳那邊那個吳牧師設定的!」

「什….什麼?頂全文

正所謂:『子健允諾復興火,層樓燒完又起過』,Amos和凌子健決戰,多半會釀成火災。今日大禮堂一戰,果然又引發大火。

子健打出煞食『復興之火』,將Amos轟落地面,火舌燒著地氈,繼而引發大火。而趁Amos身形未穩,子健氣勁盡貫雙臂,準備打出破戒絕招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四章 紅海分開』!」

由於此招威力太大,往往錯手殺敵,是以教會視之為禁招。若非危急關頭,或下全文

佩珊抬頭一看,只見Amos和子健正打得火熱。就記錄而言,兩人曾比試無數次,Amos卻未贏過一場,可謂敗績累累。但就如Agnes所說,一向劣勢Amos,現在已能和子健平起平坐。攻得銳,守得穩,絲毫不見敗象。

子健:「『不可拜耶和華以外的神』!」

Amos:「『血災』!」

子健:「『不可拜偶像』!」

Amos:「『蛙災』!」

……

……

又是『十誡』對『十災』,確是全文

Agnes陣前發瘟….不,是鬥志激發,仰天長吼,竟能上達天庭,下至密室。可想而知,若近距離聽著吼聲,效果會有幾震憾。

林先生距離最近,單是硬食音波,已感覺如疾風勁吹:「這招是…..『癲狗吠』?…..不!這招雖具聲勢,卻無帶半點功力,只是單純的叫囂!但再造人身為女人,竟然叫到像喪屍一樣,實在出人意料!」

莫說教會陣營,就連己方的Amos和佩珊全文

禮義廉門派的獨門心法,演化自『禮義廉恥』內功—-『禮義廉恥』是中華民族最優秀的武功之一 ,出自戰國時期管仲的《管子‧牧民篇》,特色是將內力分儲禮、義、廉、恥四大穴道,四穴之內力互通,就能發揮驚人實力。

只是近年有人發現,放棄修練『恥』穴道,原來有助修練其他招式。自此,修練『恥』之人士日益減少,『恥』內力最後在文革時期失傳,就連穴道位置亦已無人知曉。

雖然『恥』內功失傳令『禮義廉』功力大打折扣,但畢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