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物港鐵俠在四人面前停下。四人看著這龐然巨物,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
Nick首先開口道:「這隻…….真是港鐵俠?那副身軀……他究竟吃掉了多少個人?」

怪物港鐵俠一邊吃人,一邊叫道︰「咕咕咕…..吃掉?能成為我的乘客,是他們的光榮才對呀哇哈哈哈哈哈哈!」生吞乘客之後,他的身體又再澎漲。

「這怪物…..就是港鐵俠?」Amos問。

「大概……..是鯨吞天下的…̷全文

港鐵 美孚站 月台

列車已經到了美孚站。Steve、Nick和雞泡魚要在這裡轉車,往西鐵綫的終點—屯門站。

但此刻他們還在月台,沒有立即起步。因為他們還要等一個人。

Amos。

現在Steve正和他通話:「我們剛下了車,還在月台,你到站就會見到我們。」「唔,一會見!」收線後,再對兩人說:「在這裡等一會吧,他在下一班車中。」

五分鐘後,下一班列車到達。

果然,車門一開,Amos從車廂全文

另一邊,雞泡魚正在招呼港鐵俠E和F。從兩俠剛才大餐的份量、肌肉的澎湃程度來推斷,他們絕對比港鐵俠C強得多。

兩俠曉得自己速度佔優,是以靠『八達通』在車廂中亂彈,先擾亂雞泡魚視線,再伺機攻擊。但雞泡魚一於好少理,反正都睇到頭暈,不如索性咪鬼睇,先睡一覺,順手伸入褲襠騷癢。如此動作實在挑釁,兩俠明知有詐,也斷然按捺不住,港鐵俠E率先發難:「變態佬…竟敢睇少我?看我的!『唔好意思』!」

雞泡魚懶洋洋地爬起身,笑道:「又唔好意思?咁就死X開,咪X阻住我瞓覺啦!」港鐵俠E半途一躍,大叫:「『阻住你睇野』!」兩指直全文

列車到了長沙灣站。

Nick和Steve正圍攻港鐵俠C—那傢伙剛中Nick五腳,口裡說不痛不癢,但畢竟都有傷,故未敢輕舉妄動。Nick見對手未有動作,也索性坐下調息,望能盡量回復狀態。

「糟!若給他回復狀態,我豈不是蝕大本?」港鐵俠C呻笨後,終於主動出擊︰「小子!已經無力了嗎?看我的!唔好意思!」高速向Nick直衝。大敵當前,Nick已無暇調息,只好起身迎戰︰「喂,又是這一招?」

港鐵俠C竊笑一聲︰「試試這個又如何?『唔好意思,阻住你上街』!」突然變招,滑腳直鏟Nick下全文

列車到了深水埗站,Steve掛在腰間的iBelt正在響著。

Steve接聽電話,道︰「是Amos嗎?對不起,我們在太子站遇襲,被敵人逼入列車。不如這樣,你先乘下一班車,我們在深水埗站…….不!還是在美孚會合吧!」話未說完,列車已到達深水埗站。車門打開,又有一個港鐵D俠從月台闖入。

Steve只好再以薯仔堵住門口。港鐵俠D叫道︰「真麻全文

「什麼?兩鐵合併?這樣說,他們豈不是變成…….港鐵俠了?」Nick問。

「原來,他地鐵俠升格成港鐵俠的方法,就是要吃掉九鐵俠?」Steve道。

Steve說得對,港鐵俠是靠吃而生的超武鬥員。

當年地鐵收購九鐵後,地鐵俠們也陸續領悟到升格的方法︰吃掉九鐵俠,吸取他們的線路,就能像金庸小說的武俠般,『打通任督二脈』,大大提升戰鬥力。

三個港鐵俠完成『合併』後,突然從視線中消失。

「什麼?他們全文

列車到了九龍塘站。車門一開,又來了四個地鐵俠。

「媽的!還陸續有來?」Steve暗忖︰「等等…..他們……這四個新來的…有三個……是九鐵俠?」

以前除了地下鐵路之外,還有九廣鐵路;地鐵有地鐵俠,九鐵也有九鐵俠。兩者外型和性能大致一樣,分別就只有嘴上的標誌—地鐵俠是紅色米字型圖案,九鐵俠則像兩個移了位的箭嘴。

不,細看之下,九鐵俠身體若隱若現的線,更和地鐵俠全文

「列車正在到站,請小心車門……………..」列車廣播正在響著。

Steve打倒地鐵俠後,驚覺四圍還有更多地鐵俠……一共六個,正在向他們進逼。

列車到了鑽石山站。車門打開,又有三個地鐵俠走入,和之前的加起來,一共有九個。其他乘客見狀,已紛紛逃走—-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逃走絕對是生命中之必修課啊。

未幾,車廂內就只剩下Steve、Nick和九個地鐵俠全文

韋森特和的港鐵俠的決鬥,無意中將附近六個裝載一百五十噸原材料膠粒的貨櫃轟到海中。之後,有發現大量膠粒沖到愉景灣、南丫島、長洲一帶。

沙灘鋪滿白色膠珠固然對環境有害,但它們造成的禍害還遠不止於此。因為這些其實並非普通的膠粒。每粒膠其實都有自由意志,會自己移動… 全文

上午十一時 觀塘綫 港鐵車廂

「下一站,彩虹。沙依爭,柴空。Next station, Choi Hung。」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響著。

Steve、Nick和雞泡魚三人正在搭港鐵。他們打算由觀塘去太子,再轉荃灣綫直去荃灣辦事處,一共十八個站。但直到此刻,他們還未到達路程的第三個站。

這是因為將到車站前,雞泡魚竟嚷著要吃早餐。兩人奈佢唔何,只好隨意找一間餐廳,一齊吃個飽,再繼續上路。

仗著阿魏的額外『零用錢』,雞泡魚在餐廳裡不停食,全文